新西兰服务器

马里欲引入俄罗斯雇佣军,潜台词却是“法国先别走”|京酿馆

马里欲引入俄罗斯雇佣军,潜台词却是“<a href=法国先别走”|京酿馆”/>一名法国军人于日前在马里反恐行动中身亡。随着代价越来越大,法国公开表示其在马里的反恐行动“不能没完没了延续下去”。图/上海电视台新闻截图

  北美东部时间9月25日,代表西非内陆国家马里在纽约联合国大会发言的马里总理马伊加,指责“非洲宪兵”法国“完全放弃”的反恐义务,迫使马里“另辟蹊径”,寻求从俄罗斯引入雇佣军“瓦格纳”。

  事实上,历史上曾是法属西非一部分的马里,是几大国际恐怖组织武装和历史悠久本土分离主义组织“重灾区”。而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多国,长期在此进行反恐行动,尚且仅是勉力而为,即便引入“瓦格纳”,又能有多大作用,不得而知。

  也因此,有分析称,此次在联合国大会公开喊话法国,马里总理马伊加的潜台词是“法国兵先别走”。为此承受着平均每年6亿欧元巨大开销,已然不堪重负的法国,却走不走都是两难。

  喊话“非洲宪兵”,马里对法国反向施压

  马里位于西非内陆,历史上曾是法属西非的一部分。

  独立后,尤其近10年来,马里境内不仅有本土北部图阿雷格人“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分离主义运动,还有“基地”系的“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伊斯兰后卫”,“伊斯兰国”系的“大撒哈拉地区伊斯兰国”等国际原教旨主义恐怖武装活动。

  2012年,两股势力联手建立所谓“阿扎瓦德国”,一度占据马里半壁江山,并兵临首都巴马科城下。

  所幸,号称“非洲宪兵”、经常在非洲法语区“秀肌肉”的法国,在紧急关头再次出手。

  自2013年1月起,法国先后发动“薮猫”和“食雀鹰”军事行动,在联合国、西非国家和国际社会配合下,摧毁了“阿扎瓦德国”,初步遏制了原教旨恐怖组织在撒赫勒地区的进一步蔓延和扩张。

  2014年8月1日,法国联合撒赫勒地区五国,即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乍得,发动“新月沙丘”跨国反恐军事合作。

  为此,法国出动3000名士兵,装甲战斗车辆、战斗机、无人机等,直接投入军事行动,并负责对五国军队提供指导、训练和培训。

  和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及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所遣军队主要从事维和等“守势”任务不同,“新月沙丘”中的法军经常主动出击,并取得成效。

  今年9月18日,法国国防部长帕利曾表示,自2013年以来,原教旨恐怖分子武装在以马里为核心的撒赫勒地区造成当地平民大量死亡,可以说,没有“新月沙丘”和法国军事干预,马里恐“国已不国”。

  但今年6月3日,法国宣布冻结与马里的军事合作。6月10日,总统马克龙更亲自宣布“新月沙丘”行动即将结束,取而代之的是由欧洲25国共同发起的欧洲统一反恐行动“利刃”。

  这对于国土辽阔、原教旨恐怖势力猖獗,国力军力又贫弱不堪的马里而言当然难以承受。上周有消息称,马里政府“倒向俄罗斯”,并寻求从俄罗斯引入“雇佣兵”。

  对此,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向马里发出警告,欧盟高级外交代表博雷利、法国外长勒德里昂等相继表示,马里寻求引入俄罗斯雇佣兵是“不可接受”的,将“严重影响本地局势稳定”,并危及马里与上述国家、组织间关系。

  就在马伊加联大发言前一天,13个欧洲国家还发表联合声明,重申马里引入俄罗斯雇佣军是“不可接受”的。其中,参与“利刃”的法、德、爱沙尼亚三国更表示,“俄罗斯雇佣军来,我们就退出”。

  面对重压,马里政府最初矢口否认“俄罗斯雇佣兵”的存在。但9月25日,就在马里总理发言前几分钟,代表俄罗斯发言的外长拉夫罗夫却承认“马里政府正和俄罗斯私人保安公司洽谈”。

  拉夫罗夫一方面称此“与俄联邦政府无关”,一方面也讽刺法国“自己跑路还不让别人替补”,向法、欧喊话,“大家最好在马里协商讨论一下怎么共同反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互相拆台”。

  拉夫罗夫这番话,无疑让此前“辟谣”的马里政府十分尴尬。马里总理随后在同一场合对法国“完全放弃”的猛烈抨击,既是以攻为守的自辩,也是一种反向施压——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非洲宪兵”也好,欧洲“利刃”也罢,何去何从,自己掂量着办吧。

  “地主家没余粮”,法国走不走都很难

  所谓“私人保安公司”和俄罗斯雇佣军,其实是名为“瓦格纳”、由俄罗斯人普里哥季内负责的雇佣兵团。

  在非洲,“瓦格纳”曾先后卷入利比亚和中非内战,尤其在利比亚帮着“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对抗有联合国承认、土耳其军队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受到不小争议,多个国际组织均公开要求其从非洲离开。

  很显然,法国和其他欧洲大国并非仅仅担心“私人保安公司”抢了它们在非洲的“生意”,更担心他国势力在非洲扩张,影响其利益。

  问题在于,法国自身国力、财力早已不堪重负,无法承受平均每年6亿欧元的巨大开销,而且兵力牵扯越来越多、伤亡也越来越高。加上马里国内政局不稳,正如帕利所言,“‘新月沙丘’总不能没完没了延续下去”。

  不过,有熟悉当地情势的分析家指出,马里是几大国际恐怖组织武装和历史悠久本土分离主义组织“重灾区”,强大如法国也打得吃力,“瓦格纳”雇少了没用,雇多了,马里这个全球著名贫困国雇得起吗?

  所以,在他们看来,马里总理看似强硬的表态,潜台词却是“法国兵先别走”。

  尽管马里的维和部队总兵力高达1.5万以上,但如前所述,他们主要是来“维和”的,并不负责反恐,对马里境内依旧猖獗的原教旨恐怖势力束手无策。

  至于欧洲“利刃”,如果不算法国兵,总计24个参加国,兵力凑起来一共不过600多,在上百万平方公里的马里合已不算多、分则更见少。

  法国的“新月沙丘”结束计划,是在2021年12月前退出位于北部前线的基达尔、泰萨利特和廷巴克图基地,2023年将部署在整个撒赫勒地区的法军总兵力由高峰时的5100,减少到2500-3000。

  不过,为安抚躁动的马里人,法国方面似乎也在松口,9月20日到访马里首都巴马科的帕利就表示,法国“不会离开马里,且决心和马里军队共同反恐”。如无意外,马伊加纽约“喊话”后,法国也会继续有所表示。

  问题是“地主家也没余粮”,包括法国在内,参与马里事务的各方,未来都不会舍得在马里和撒赫勒地区下重本,去博取有限的回报。因此,“口惠而实不至”,恐怕才是巴马科今后最常见的“国际收获”。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校对 | 刘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