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警惕!10年17起实验事故,法国5机构暂停相关研究

  编译|刘如楠

  过去10年,法国约100名从事朊病毒研究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中,至少发生了17起实验事故。其中一人在2019年6月因感染该病毒去世,仅33岁。

  近日,法国国家农业、食品和环境研究所(INRAE)一名退休的实验室工作人员被确诊克雅氏病(又称疯牛病),而她恰好也曾处理过朊病毒(疯牛病的病原)。该事故目前正在调查,以确定患者是否在工作期间感染了该病毒。

  为此,法国5家公共研究机构决定暂停对朊病毒的研究,为期3个月。

  “暂停显然会导致研究延迟,但鉴于朊病毒疾病的潜伏期很长(平均10年),3个月的中断影响有限。”法国原子能和替代能源委员会(CEA)朊病毒疾病和相关传染病部门副主任Emmanuel Comoy表示。

  

潜伏期平均10年,尚无有效治疗方法

  上述5家机构包括法国食品、环境与职业健康安全署(Anses),CEA、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INRAE和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

  7月27日,5家机构发布的联合新闻稿称,目前已经暂停了与之相关的9个实验室,目的是“研究新患者此前进行的专业活动与感染(朊病毒)的关联性,并在必要时调整实验室现行的预防措施”。

  一位知情科学家表示,这位新病人是一名在INRAE位于图卢兹的宿主—病原相互作用与免疫小组工作的女性,目前没有性命危险。

  上述新闻稿还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新病例是变异型克雅氏病(vCJD)还是“典型”克雅氏病,也不知道是否由动物朊病毒引起,因为目前区分其类型只能通过脑组织的尸检解剖。

  典型克雅氏病的发病率估计为百万分之一,是一种主要发生在50~70岁人群的可传播脑病。感染者会出现睡眠紊乱、失语症、视觉丧失、肌肉萎缩、进行性痴呆等症状,且会在发病的一年内死亡。

  约80%的病例是散发性的,这意味着其病因未知。其他的病例则是遗传性的,或是在组织移植过程中被感染的。

  感染朊病毒的风险非常大,因为目前没有疫苗或有效的治疗方法,后果通常是致命的。虽然大多数感染在几天或几周内就会显现出来,但克雅氏病的平均潜伏期约为10年。

  

实验室是否存在违反安全规定行为?

  这并非法国第一次发生此类案件。

  2019年6月,年仅33岁的Émilie Jaumain不幸去世。她也是INRAE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曾在2010年5月31日清洗冷冻切片机时,用弯曲的镊子刺伤了左手拇指。

  尽管她戴了两层乳胶手套,但手指仍被刺破出血。冷冻切片机可在低温下切割组织,Jaumain通常用来切割感染了疯牛病的转基因小鼠脑片。

  2020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的一篇论文称,毫无疑问, Jaumain是在工作中被感染的。她患上了变异型克雅氏病(vCJD),这是一种典型的、食用了被牛海绵状脑病(BSE)或疯牛病污染的牛肉后而患上的疾病。但欧洲的疯牛病疫情在2000年后结束,vCJD几乎消失。

  该论文指出,在法国,与她年龄相仿的人感染食源性vCJD的可能性“微不足道或根本不存在”。

  据该论文,2017年11月,Jaumain的右肩和颈部出现灼痛,在接下来的6个月内,疼痛加剧并蔓延至右半身。2019年1月,她变得焦虑、抑郁,记忆出现障碍,并产生幻觉。

  “这是一次坠入地狱的经历。”Jaumain的丈夫Armel Houel说。她于当年3月中旬被诊断为“可能的vCJD”,并于3个月后死亡。后来的尸检证实了诊断。

  Jaumain的家人已对INRAE提起刑事指控和行政诉讼,指控其实验室存在一系列问题。他们的律师Julien Bensimhon说,Jaumain没有接受过处理朊病毒或应对危险事故的培训,也没有戴本应该戴的金属网和外科手套。事故发生后,她的拇指应该立即浸泡在漂白剂溶液中,但事实并非如此。

  INRAE直到最近才承认Jaumain的疾病与事故之间可能存在联系。“我们毫不含糊地认识到Emilie Jaumain的事故与她感染vCJD之间存在相关性的假设。”INRAE主席兼首席执行官Philippe Mauguin在6月24日给朋友和同事创建的一个协会的信中写道。该协会旨在传播Jaumain的案例,并游说改善实验室安全。

  由一家专门从事职业安全的公司和政府检查人员分别出具的独立报告称,没有发现实验室存在任何违反安全规定行为。报告显示,该实验室有着“强大的风险管理文化”,尽管律师称这些报告是“有偏见的”。

  

10年发生17起事故,迫使实验室收紧安全程序

  据政府检查人员的报告,Jaumain的事故并非孤例。过去10年中,法国约100名从事朊病毒研究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中,至少发生了17起事故,其中5人用受污染的注射器或刀片刺伤或割伤了自己。

  律师Bensimhon介绍说,2005年同一实验室的另一名技术人员也曾刺伤过手指,但截至目前尚未出现vCJD症状。“令人震惊的是,当时并没有采取预防措施以确保此类事故不再发生。”他说。

  据2020年的NEJM论文,在意大利,最近一名死于vCJD的患者也是一名实验室工作人员。他于2016年接触了受朊病毒感染的脑组织,尽管调查没有发现实验室发生事故的证据。

  在Jaumain确诊后,“我们联系了法国所有的朊病毒研究实验室,建议他们检查安全程序,向员工强调遵守这些程序的重要性。”巴黎脑科学研究所神经科学家Stéphane Haïk说。

  Stéphane Haïk曾帮助诊断过Jaumain,并且是上述论文的通讯作者。他说,根据政府检查人员的报告,许多实验室收紧了安全程序,例如引入一次性塑料剪刀和手术刀(不太锋利),以及防咬防割手套。

  同时,由5家研究机构联合组成的专家小组,将于今年年底向法国政府提交关于朊病毒研究的实践指南建议。

  苏黎世大学神经病理学家Adriano Aguzzi说,科学界早就认识到,处理朊病毒是危险的,这也是神经病理学家的职业风险。

  在2011年的一篇论文中,他的团队指出,朊病毒可通过气溶胶传播,至少对小鼠是这样的。这提示,可能需要在研究和诊断实验室中重新思考朊病毒生物安全指南。他表示,对这一发现感到“完全震惊”,并在自己的实验室引入了防止气溶胶扩散的安全措施,但该论文几乎没有引起注意。

  据悉,尽管Jaumain的诊断让该领域的许多人感到不安,但并没有导致法国研究人员的大量流失。Stéphane Haïk说:“我只知道一个人因为太担心而辞职。”

  参考资料: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7/france-issues-moratorium-prion-research-after-fatal-brain-disease-strikes-two-lab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