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传染病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为了对抗它们,专家们不得不和它们正面交锋,在实验室里进行研究。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战场,每天不得不与各种病原体直接见面。为了保护他们和其他人的安全,相关的实验室一直都保持着相当严格的管理制度,以防止病原体外泄。但意想不到的是,总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最近,法国就面临着这个问题。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感染朊病毒的鹿的脑组织)

  法国5所国家级科研机构宣布,未来3个月内,他们将暂停对朊病毒的研究。原因就在于,此前该国出现了朊病毒外泄的情况,导致2个人感染,其中1人已经丧命。那么,朊病毒到底是什么?它有多可怕呢?

  说起来,朊病毒并不是真正的病毒,它的本质其实是一种蛋白质。它的大小仅为最小病毒的1%左右,但产生的威力却比病毒要大得多。

  实际上,正常人体内,本来就有朊病毒蛋白,科学家称之为PrP。不过,朊病毒蛋白有两种形式,分别是细胞性(PrP c)以及瘙痒型(PrP Sc),二者之间的差别就在于空间构象上的一点区别。然而,随着朊病毒的入侵,它会“腐蚀”正常的蛋白质,使其发生错误折叠,最终将健康的大脑腐蚀成海绵的模样。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科学家描绘的朊病毒)

  提起朊病毒,确实很多人会感觉陌生。但是,它所导致的一种疾病却是家喻户晓,那就是疯牛病。当朊病毒入侵牛的身体之后,就会导致惊恐、颤抖、自主运动失调等症状,就好像疯了一般,因此被称为疯牛病。研究人员在解剖之后发现,被感染的牛,大脑都会被侵蚀到像海绵一样到处都是孔洞,因此疯牛病又被称为牛海绵状脑病。

  朊病毒不仅可以攻击牛,还可以攻击其他动物。当它感染羊时,会引发羊瘙痒症;攻击马鹿或鹿时会引发慢性消瘦病;入侵水貂体内就会导致水貂脑膜炎;还可以对猫下手,导致猫的海绵状脑病……

  是的,连人类,它也不会放过。法国的一位研究人员,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大肠杆菌中的朊病毒蛋白)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0年。当年5月31日,法国国家农业、食品与环境研究院(INARE)的一位名叫Émilie Jaumain的研究人员在处理一只实验小鼠的大脑切片时发生了意外。由于操作失误,锋利的镊子尖穿破了两层乳胶手套,并刺破了她的大拇指。而这只小鼠,正是感染了朊病毒的实验品。

  一开始,她没有感觉异常。这是正常的,因为朊病毒一直处于潜伏期中。但从此以后,她每天都生活在对感染朊病毒的担忧之中。过了7年之后,她才发现身体有些不舒服,右侧肩膀和颈部出现了明显的疼痛感。到了后来,症状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重,甚至出现了抑郁、焦虑、记忆损伤和幻视等症状。2019年6月,年仅33岁的Jaumain死亡。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Émilie Jaumain,在年仅33岁时因为朊病毒感染而香消玉殒)

  如果仅仅是这一例病例,法国方面可能还不会那么紧张。问题在于,就在最近,一位退休的研究人员竟然也被发现感染了朊病毒。虽然这位患者也是女性,目前还没有死亡,但考虑到朊病毒的恐怖,法国方面还是提高了警惕。7月27日,他们紧急暂停了5家机构对于朊病毒的研究,目前来看,至少暂停3个月。

  目前,这位退休的研究人员到底为何感染朊病毒,还在调查之中。换句话说,也有可能是因为实验室泄漏,这将是法国方面最担心的情况。

  朊病毒入侵人体,可能会导致4种病,分别是库鲁病(Ku-rmm)、克-雅氏综合症(CJD)、格斯特曼综合症(GSS)及致死性家族性失眠症(FFI)。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左侧为正常的大脑,右侧为感染克-雅氏综合症后的大脑)

  其中,Jaumain所感染的,就是最常见的克-雅氏综合症的变异种——vCJD。这种病通常是因为食用感染了疯牛病的牛肉所引起的,不过欧洲的疯牛病疫情在2000年就结束了,所以基本可以确定,Jaumain就是在实验室被感染的。虽然她的家人起诉她的工作部门管理不严,但年轻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更可怕的是,这两个病例已经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有报告指出,在最近10年的时间里,法国国内约100名从事朊病毒研究的科研人员中,已经发生了至少17起各种各样的事故,其中至少5人被接触过朊病毒的器具弄破皮肤。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疯牛病疫情)

  早在2005年,就发生过一次类似的事件,当事人至今没有发病,但真正令人无语的是,即便发生过一次,人们也没有制定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别说那位没死的科研人员,即便在Jaumain死后,法国国内从事相关研究的人们似乎也并没有表现出担忧。除了一个人担心自己也感染这种可怕的疾病而辞职外,其他人仍然照常工作。

  不仅仅是法国,2016年的时候,意大利也有一位工作人员感染了朊病毒而死。目前相关部门仍然没有给出事故原因,但基本可以确定也是在实验室感染的。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食人族艺术形象)

  除了这种在实验室意外暴露之外,还有其他方式可以在人体之间传播朊病毒,比如遗传或者是移植了感染者的器官等等。还有一种传播方式极其罕见也极其恐怖,那就是吃人。比如新几内亚岛一个名叫法雷人的原始种族,就有这样恐怖的习俗,吃死去之人的尸体,以示死者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尤其是大脑,被用来给小孩子吃,导致朊病毒大量传播,该种族内的库鲁病发病率也因此高得离谱。

  但说到底,对于已经进入文明社会的人类来说,竟然还因为原本可控的实验室管理问题松懈,发生朊病毒感染的悲剧,难道不令人唏嘘吗?

能掏空人脑,能让羊疯狂瘙痒,朊病毒在<a href=法国实验室泄漏致人死亡”/>

  (图片说明:法国国家农业、食品与环境研究院)

  不得不说,在病毒等研究方面,不论国外的研究进展有多快,他们似乎对于其危害总是没有正确的认识。越是危险的病原体,越应该提高警惕。然而事实却是,他们的实验室反而泄露了更多的病毒、细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