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美报文章:法国火冒三丈的真实原因

  参考消息网9月24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9月22日发表题为《法国愤怒的根源》的文章,作者为瑟奇·施梅曼,全文摘编如下:

  法国对输掉与澳大利亚的数百亿美元军售合同感到愤怒,这一点也不奇怪,尤其是因为,巴黎认为堪培拉、华盛顿和伦敦三家背着它搞了一个不同的协议。

  但是,召回大使距离断绝关系仅一步之遥,这不是盟国之间的正常行为,无论当事国可能多么恼火。损失12艘潜艇的买卖是痛苦的,但对法国军火工业来说也不是致命的。

  真正让法国人火冒三丈的是别的东西。法国遭到了被戴高乐将军轻蔑地称为“那帮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美国及其讲英语盟友的无情冷落,而且还被排除在某种角色之外,而这种角色日渐成为今后几十年里地缘政治的核心行动。

  据研究戴高乐时代的著名历史学家贝尔斯坦说,在潜艇交易引发的轩然大波中,戴高乐将军留下的遗产产生了深远影响。贝尔斯坦说,这条主线源自戴高乐的信念,即法国即便不是一个超级大国,但它“凭借其在全球各地的存在而应保有重要的国际角色”。在亚洲,这包括一段漫长的殖民历史,以及对几个太平洋岛屿的控制。

  戴高乐曾经解释说:“盎格鲁-撒克逊人从未真正把我们当作盟友。”尽管时代发生了变化,但是摩擦仍在不时地出现。

  自英国退出欧盟以来,法国一直在多条经济阵线上与英国较量。法国人这次给英国准备了一种特殊的羞辱——在召回驻美澳的大使时,他们留下了驻伦敦大使没动。法国媒体解释说,这是一种姿态,旨在表明法国认为英国不过是华盛顿的小跟班,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

  然而,马克龙不是戴高乐将军。这位总统知道法国力量的局限性以及现实政治的玩法,他不大可能会把争端闹大。拜登也会想方设法予以法国补偿,而世界还将持续发展。尽管反复在说要让欧洲在军事上独立于美国之外,但短期内发生重大变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这并不意味着法国人的愤怒是不真实的,或者是没道理的。面对三个亲密盟友造成的这种既成事实,任何国家都不会接受。拿“重返亚洲”做理由,让美国最古老的盟友颜面尽失,这听起来就像是为傲慢自大和拙劣外交找的蹩脚借口。

  值得记住的是,法国反对入侵伊拉克或许是对的。在那之前,戴高乐警告美国不要卷入印度支那争端是对的。

  最好的盟友未必是紧跟在你身后亦步亦趋的盟友,正在经历认同危机的美国应该谨防疏远它的朋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