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法国作者出书直言:“欧洲从未如此需要中国”

<a href=法国作者出书直言:“欧洲从未如此需要中国””/>

  中新网8月11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网报道,法国人大卫·巴维雷斯(David Baverez)近期在一本名为《中国与欧洲:伟大的转折点》(Chine-Europe:le grand tournant)新书中,探讨了中、欧两种文明之间的经济互补性。展望未来的中欧关系,大卫·巴维雷斯认为,中、欧两大经济体应该基于双方的互补性和优势展开必要的合作。根据他的说法,对于中欧两大经济体来说,只有双方接受打造新的中欧轴心,才能共建美好的未来世界。

  法国网络资讯媒体lepetitjournal.com近日对大卫·巴维雷斯进行了专访,他表示,中、欧双方企业家都希望继续合作,因为他们深知只有合作才会带来经济增长。现将专访内容编译如下:

  “欧洲从未如此需要中国以及它的经济增长”

  le petit journal:您出于什么原因想写这本书?

  大卫·巴维雷斯:这是我们在新冠疫情之后经历的最史无前例的一个阶段。对于欧洲与中国来说,都是一个“大转折点”。在欧洲,利率为零,因此,不会有更多的经济增长。欧洲从未如此需要中国以及它的经济增长。同样,中国从未如此需要欧洲,因为它需要提高生产力。为此,它需要那些美国停止提供的西方技术。它也只能与欧洲合作,向世界其他地区开放。我们正处于我认为的“中美冷和平”(paix froide sino-américaine)时期:中国唯一的选择是欧洲。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与其建立对话,我们就有可能面临1930年代的困境再现的风险。

  le petit journal:在本书中,您想传达什么信息?

  大卫·巴维雷斯:我将作为一个地区的欧洲与作为一个国家的中国进行比较。这是我要传递的第一个信息。我必须写一部虚构的小说,因为一谈到中国,我们就会被贴上亲华或反华的标签。这本书真正要传达的信息就是要关注中国。因为有了新冠病毒,我们将从7亿西方人享有特权的世界转向拥有80亿人口的星球。我们无法拥有相同的经济模式和相同的生活方式。我们必须转向中国,因为它开创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从互惠理念转向互补原则”

  le petit journal:您把中、欧合作与欧、美在20世纪的结盟相提并论,但后者并不纯粹是经济上的结盟。您认为中欧的联合还能实现吗?

  大卫·巴维雷斯:我们在制度上存在系统性竞争,从根本上看,两者之间完全不同,这在20世纪的欧洲和美国之间并非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两种模式不能共存。这要求政界改变现有对话模式,从互惠理念转向互补原则。每种制度都有其优点和缺点。目标并不是“成为中国人”或共产党员,而是要兼顾两种制度及其互补性。真正要问的问题是:中国需要什么,我们拥有什么而它没有,而且,我们已经准备好向它有偿提供了吗?

  “中、欧双方应该优势互补”

  le petit journal:您谈到中、欧双方的各自优势,他们分别是什么?如何才能将双方的优势进行组合?

  大卫·巴维雷斯:欧洲是一个特殊的个案。从历史上看,我们贡献了世界三分之一的创意,而我们仅拥有全球逾7%的人口。欧洲擅长探索未知,擅长去发现新鲜事物。我们富有想象力,并且在文化上对他人非常开放。而中国人擅长掌握已知事物,并且擅长将其优化完善。他们注重满足市场需求,因为他们会通过免费增值模式(一种提供免费服务并旨在吸引尽可能多用户的商业策略)非常有针对性地满足市场的需求。它会优化已掌握的技能以便获得更低的成本结构。通过将对未知的想象与已知的优化相结合,我们就会为拥有80亿人口世界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le petit journal:中国与欧洲分别面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

  大卫·巴维雷斯:主要风险是,中国倾向于内向型,即从本国内部获益。欧洲所面临的风险则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欧洲议会不希望与中国达成全面的投资协定。当前的风险在于,一方面是政界不再相互交流或是交流有限,另一方面是,自15-20年以来,中、欧商界通过全球化已经建立起双方互补模式。中、欧双方企业家都希望继续合作,因为他们深知只有合作才会带来经济增长。

  le petit journal:在您看来,为什么会有一些人不太喜欢中国?

  大卫·巴维雷斯:首先,因为我们对中国知之甚少。这与美国的情况正好相反。如果您去美国,您会带着一个非常积极的看法前往,因为您只了解五、六个沿海城镇。但是,当您进入到美国内陆时,您会感到失望,因为您陷入了一个孤立主义下的美国。对于中国来说,感触正好相反。您带着极其消极的成见前往,因为您对中国知之甚少。但是,您越来越关注中国,就越会意识到我们实际上有着千年文化的共性。事实上,我们与中国之间比美国更为接近。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论调。

  “中美正在进入一个‘冷和平’时代”

  le petit journal:您谈到在美国霸权的衰落的同时中国正在崛起。您认为未来几年的世界格局会是什么样?

  大卫·巴维雷斯:至于中美关系,我认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冷和平”(paix froide)时代,而并非冷战时代。两国之间的贸易额高达5000亿美元,因此,他们注定要在诸多问题上达成一致。这就意味着是一种“冷和平”,也就是说双方之间会有不断的潜在争端。然而,最大的风险是脱钩和边界管控重现。自新冠疫情危机暴发以来,我们一直在重设边界管控,这不仅严重影响商贸往来,而且在文化和环境层面上都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这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全球性问题。

  le petit journal:您认为美国是否知道自己在世界经济和文化领域的影响力正在下滑?

  大卫·巴维雷斯:我认为我们将看到世界格局的再平衡。在我看来,美国正在进入一个因人口结构导致问题频发的一个阶段。到2035年,少数民族将成为美国人口主流。这种人口结构的转变无疑将会成为社会局势紧张的根源。在20世纪,美国的多民族融合取得了成功,不过,在21世纪问题将变得复杂得多。就中国而言,它的崛起是毋庸置疑的。不过,美国霸权的终结并不容易预言。美国并不会从世界版图上消失,但我们可以预见会出现世界格局的再平衡。与后1989年东欧剧变时代相比(当时美国显然是唯一的世界强国),未来有可能出现一个美国必须学会与世界共同生存的新格局。(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