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新民环球 | 表面是盟友实质是对手“情谊”扔一边利益摆中间 法国军工业为何被美国反复伤害?

  “我们背后被捅了一刀。”当澳大利亚撕毁与法国海军集团(NAVAL)价值500亿澳元的潜艇合同后,法国人只能这样表明态度。因为澳方的“反水”,主要源于美国。

  美国拉上英国、澳大利亚组成新三国联盟(AUKUS),美国将援助澳大利亚发展核动力潜艇,执行近5年的澳法潜艇项目被废除,被誉为“下金蛋”的法国海军集团蒙受巨大损失。

  法国口中“夺食”

  对于这次变故,俄罗斯《军工周报》用“第二次米尔斯克比尔灾难”来揶揄法国,典故源自二战初期眼见盟友法国对德国投降在即,英国先下手为强,突袭米尔斯克比尔港,摧毁毫无准备的法国舰队,打死法军1300人,而两国军队几天前还在并肩作战。

新民环球 | 表面是盟友实质是对手“情谊”扔一边利益摆中间    <a href=法国军工业为何被美国反复伤害?”/>图说:法国戴高乐航母上的“阵风”战斗机。图源:GJ(下同)

  早在2012年澳政府提出采购12艘潜艇的项目之初,法国厂商就占据绝对优势,因为澳海军一向执行远及北太平洋甚至波斯湾的远航任务,非2500吨以上的大型潜艇不可。澳大利亚是《核不扩散条约》与《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成员,连核电站都没有,无法选用核动力,只能使用常规柴电动力潜艇,而当时兼备这些技术条件的只有法国DCNS公司(NAVAL前身)。2016年,澳法签署潜艇合作协定,由法国提供技术,在澳本土建造全部潜艇,有望在当地增加数千个就业岗位。

  澳军多年来强调与美军联合作战,除了美国无法提供的设备,堪培拉基本只选择美国出品。在潜艇项目中,澳方首先征得美方同意,将犹如“大脑”的AN/BYG-1作战系统和战斧巡航导弹集合到法国潜艇平台上,才与NAVAL签下大单。换言之,在这笔利润不小的买卖里,有很大一块“蛋糕”属于美国,法国公司对此表示“尊重”,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由于美国经济不景气,加之国际军火贸易竞争激烈,美国军火商开始觊觎更大的“蛋糕”。英国《卫报》称,美国是澳大利亚政府变卦的主要“推手”。美国军火巨头多年来眼睁睁看着NAVAL等公司在常规潜艇领域赚得盆满钵满,在国内订单目前“吃不饱”的情况下,开始从法国口中“夺食”。

  其实,澳大利亚方面的损失并不比法国少,已经引进法国技术改造的本土阿德莱德造船厂(ASC)生产线势必推倒重来,还面临高额违约金。目前法国的最后希望是几个月后的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不排除莫里森政府被别人取代,或许能让法澳合同“起死回生”。

  美国屡犯“红眼病”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称,美国的行为“削弱”了法国乃至欧盟介入印太事务的积极性。法国驻美使馆也采取颇富象征性的措施,取消了9月17日纪念“切萨皮克海战240周年”晚会。那场海战中,支援美国独立的法国海军击败英国舰队,保证了美军歼灭陆地上的英军主力。法国大使菲利普·艾蒂安提醒美国人:“是法国海军为美国独立铺平了道路。”

  法国和美国在历史上从未有过战争,法国支持过美国独立,而美国则帮助法国打赢两次世界大战,如今更是北约盟友。可是,面对真金白银的“零和游戏”,再铁的哥们也会翻脸,这在NAVAL身上表现得尤为直接。

新民环球 | 表面是盟友实质是对手“情谊”扔一边利益摆中间    <a href=法国军工业为何被美国反复伤害?”/>图说:2014年,法国为俄罗斯制造的“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未能交付。

  NAVAL每做成一笔外贸生意,几乎都会招来美国的“红眼病”。2011年,经过法国政府的积极推动,法国海军集团与俄罗斯国防部签订两艘“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合同。这笔价值15亿美元的交易对法国海军集团生产基地圣纳泽尔尤为重要,那里因为生意萧条,失业率高达14%左右。签署合同时,当地民众像过狂欢节一样挥舞俄罗斯国旗,有名的“挪威”咖啡馆也忙着调整菜谱,增添伏特加酒、鱼子酱、酸黄瓜等品种,期待能从来此受训的俄罗斯水手身上“捞一票”。可就在首舰即将完工、二号舰下水的2014年底,克里米亚危机爆发,美国拉北约盟国一起制裁俄罗斯。法国起初不想毁约,但美国动用各种手段施压,最终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停止向俄交付。毁约让法国付出巨大代价,光赔付金额就超过11亿欧元。

  “奥朗德总统让步了,这是我们远离国家独立的哀悼日。”法国巴黎国际与战略关系研究所专家菲利浦·迈戈称,此举对法国武器出口声誉造成严重损害。可法国人却发现,此时此刻,美国脸不红心不跳地坐视本国企业以“间接贸易”方式把军民两用产品卖给俄罗斯。

  别看美法总是高喊“跨大西洋友谊牢不可破”,但在军火市场上,双方从来都是不讲情面的。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把巩固地缘政治影响力与攫取经济利润合二为一,常用手段就是迅速且规模庞大的军售。美国“第一防务”网站称,“让有钱的欧洲人、澳大利亚人、阿拉伯人、日本人乃至韩国人多买美国武器,是重振美国经济的重要手段”。美国每生产1300亿美元的军火,就能拉动1%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每增加10亿美元订单,就能解决上万人的就业。

  武器单一存隐患

  美国斩获的军火订单,本来往往是法国伙伴的“囊中之物”。最突出的案例就是卡塔尔的“军火抢单”大战。2016年6月,卡塔尔同意向法国采购24架“阵风”战斗机,但接下去的12架采购意向却迟迟不能到位,原因还是美国大搞“小动作”,掣肘战机配套的巡航导弹制造。

  法国国防部长帕利曾透露,法国受制于美国《武器国际运输条例》(ITAR),难以为出口的巡航导弹安装美国垄断的小型发动机。由于低空阻力大,巡航导弹只能使用省油的涡扇发动机,涡扇发动机要做得足够小,就必须将发动机核心段尽可能缩小,目前西方能做出直径533毫米以下涡扇发动机的只有美国两家公司。2017年底,卡塔尔决定改购36架美制F-15QA战斗机,法国人的潜在市场被彻底堵死了。

新民环球 | 表面是盟友实质是对手“情谊”扔一边利益摆中间    <a href=法国军工业为何被美国反复伤害?”/>图说:2018年5月,法国总理马克龙(左二)和澳大利亚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左三)站在澳海军科林斯级“沃勒”号潜艇的甲板上。

  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法资主导的欧洲空客公司防务航天分部上,它试图向第三世界国家出口AC-295炮艇机,但关键的武器模块依赖美国支持,包括美国ATK公司出品的M230型30毫米机关炮、美国雷锡恩公司的AGM-114“地狱火”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发射巢等,只要涉及同类型的美国AC-130J炮艇机销售,法国人都会铩羽而归。空客力推的A400M运输机,尽管在吞吐量和野战起降能力等方面均优于美国C-130J,但美国掌握着该机“大脑”——线导控制系统大部分软件版本的编写工作,因此这款号称“驾驶品质堪比民航机的军机”的命脉实际掌握在别人手里。法国军品看似给了客户除美国军品之外的“第二选择”,但由于西方世界司空见惯的参股、并购和技术交换活动,法国防务供应商的技术独立性实则大不如前。

  帕利指出,美国是世界武器出口的领头羊,占世界军售总额的30%以上,尤其近年来美国持续简化军售流程,缩短从顾客要求到签约的时间,同时放宽尖端武器出售限制,使得法国的军火生意越来越难做。

  分析人士表示,军售是美国插手热点地区并注入势力的主要杠杆之一,一旦购买了美式武器,就必须接受美军战术培训、技术升级和情报支援,否则就很难发挥武器作战效能。从这个角度看,军售合同形同变相的军事盟约。反观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冷战结束后,它们专注于本国情况及特定安全领域,传统研发与采购合作逐渐碎片化,武器装备的研发与采购逐渐趋于单一任务化而无法通用,致使欧洲防务合作有破裂和各自为政的倾向,连带使得武器因任务单一而无法通用,在国际市场上更加缺乏竞争力。

  文/新民晚报记者 吴健 特约撰稿人 张韶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