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建 5G、扩 4G:全球 2G/3G 退网进行时

新冠疫情带动了消费者和各行各业对数字技术的需求,也使得高速互联网接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为确保用户能获得稳定、高速的网络接入服务,各国运营商纷纷投入巨资建设 5G、扩大 4G 覆盖,并设法为 4G/5G 网络提供尽可能多的无线频谱。不过截至 2021 年 2 月底,全球只有约 40 个区域市场发放了 5G 新频段,其它地方的运营商现阶段只能使用手头现有的旧频段。在这种情况下,运营商不得不考虑关闭旧制式网络,将频段转给新制式网络。

GSMA 提供的数据表明,从现在到 2025 年,全球预计会有超过 55 个 2G/3G 网络被关闭,将频谱和站点资源用于新的 4G 和 5G 网络,而运营商将从这一行动中获益良多。

建 5G、扩 4G:全球 2G/3G 退网进行时

一是改善移动宽带覆盖。各国运营商部署的 2G/3G 网络多基于 900MHz、1800MHz、2100MHz 等中低频段,这一频段的电磁波覆盖范围广、容量适中,因此在 2G/3G 退网之后,运营商可以利用这些频段部署 5G、扩展 4G,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

二是提高成本效益。经过长期使用,2G/3G 网络日益老化,占用了运营商大量的资本支出和运营支出,而这些支出获得的 ARPU (每用户平均收入)值相对较低。如果关闭 2G/3G,将更多的资金和资源用于 4G VoLTE 等数字技术,可以让运营商获得更好的成本效益。

三是推动产业链快速发展。多年来运营商与通信产业链之间一直保持着相互促进、共赢的关系,运营商为通信厂商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通信厂商为运营商提供升级网络、改善服务的解决方案。只有运营商预先确定网络升级战略和路线图,通信产业链才有可能及时开发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帮助运营商实现预定的目标。

GSMA 研究发现,全球不同地区的运营商在 2G/3G 退网策略上存在不少差异。

欧洲运营商关闭 3G 的速度要快于关闭 2G。据统计,欧洲 14 个国家的 19 家运营商计划在 2025 年前关闭 3G,同时只有 8 个国家的 8 家运营商计划在同一时间关闭 2G。2015 年 Net1 完全关闭了在丹麦和瑞典的 3G 网络,2020 年沃达丰关闭了旗下的 3G 网络,2021 年挪威 Telenor 和瑞士电信将关闭 3G 网络。究其原因,虽然 2G 比 3G 更陈旧,但覆盖广泛的 2G 网络可以很好地支持窄带物联网业务,而 3G 在这一点上不如 2G。

美洲目前还没有运营商关闭 3G 网络,它们更愿意通过关闭 2G 来获得更多的频段部署 5G。美洲运营商在投资下一代移动技术方面非常积极,目前已经有 5 个国家的 13 家运营商推出了 5G 业务,它们需要更多的频段来提高 5G 覆盖。GSMA 预计,到 2025 年底,美洲将有 7 个国家的 15 家运营商关闭 2G 网络,并将 2G 频谱复用于 4G 和 5G 网络业务。

亚洲也在保留 3G、关闭 2G,并继续扩展 4G 投资,只有中国台湾地区在同步缩减 2G 和 3G 网络。预计到 2025 年底,亚洲将有 29 家运营商关闭 2G、16 家运营商关闭 3G。

非洲受经济发展现状影响,更倾向于继续使用 2G 和 3G 网络。在非洲,2G 市场规模是 3G 的两倍,智能手机也不够普及,价格低廉的功能手机深受本地用户欢迎,占比仍有 42%。因此短时间来看,非洲运营商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更换 2G/3G 网络。不过随着用户规模和业务需求的发展,运营商迟早要考虑网络的升级规划。

大洋洲国家预计会在不久的将来关闭 2G,3G 网络则会继续保持一段时间。法国、法国在 1993 年推出了 2G 业务,在 2004 年推出了 3G 业务。大洋洲在部署 5G 方面比较积极,目前已经有四个国家提供 5G 商用服务,其它国家也都在进行相应的测试工作。现阶段 2G 网络仅占大洋洲总连接数的 5%,承担的流量也非常小。早在 2018 年,法国就有运营商宣布关闭 2G 网络,尽管还没有运营商正式发布 2G 退网计划,但 GSMA 预计当地关闭 2G 网络的速度肯定会快于 3G 网络。

关闭旧制式网络并将资源用于新网络建设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发展策略,不过 GSMA 认为,在具体行动上并没有什么固定的范式。比如欧洲国家在专注于关闭 3G,其他地区则更倾向于关闭更陈旧的 2G。不同国家和地区对移动通信技术的需求和使用经验各不相同,因此在网络升级换代方面也会有各不相同的决策。GSMA 建议运营商及早对外公布网络演进路线图,使得通信厂商有充足的时间开发相应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从而使得运营商可以更快、更省钱地推进网络升级。

当然,从长远来看,2G、3G、4G 退出市场的速度也许会有差异,但旧的技术终将被淘汰,转向新技术才是未来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