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威胁“断电”,法国已对“英式算计”忍无可忍 | 京酿馆

  自脱欧协议签署以来,英法之间、英国和欧盟之间已日益滋生不满与互不信任。

威胁“断电”,<a href=法国已对“英式算计”忍无可忍 | 京酿馆”/>对于法国方面宣称的“断电”等强硬威胁,英国认为是其在借渔业争端报复英国,实际上还是愤怒于英国与美澳达成核潜艇协议。图/央视新闻截图

  文 | 陶短房

  美英澳的核潜艇合作,抢了法国大订单,也彻底激怒了法国。为此,法国甚至立即撤回了驻美澳大使,并扬言要采取更多反制措施,但当时却没有针对英国。

  如今,美法之间因拜登与马克龙的电话沟通,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但爱丽舍宫对唐宁街10号的报复似乎才刚刚开始——近日,以渔业争端为借口,法国欧洲事务部长博恩警告英国,将切断英属泽西岛的供电。

  

  法英渔业争端再起,法国指责英国一再违反脱欧协议。视频/央视网打量视频环球频道

  “断电”威胁,还是英国脱欧“惹的祸”

  虽然隔海相望的英法两国素来“不来电”,矛盾纠结绝非一项两项,但具体到此次“断电”威胁,背景倒是相对单纯——脱欧后遗症。

  2020年6月,英国和欧盟在长期扯皮后终于达成脱欧协议,其贸易协定中规定法国渔船必须获得新核发的捕鱼许可证,才能继续在英属海峡群岛水域内捕鱼,前提是GPS航迹足以证明,这些渔船原本就在这一海域捕鱼。

  英属海峡群岛位于英吉利海峡西端,距离法国诺曼底地区芒什省海岸线仅约10公里,距离英国本土海岸线的距离反倒是其数倍之遥。

  公元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远征英国,成为英国国王,此后原英国王室以法国公爵身份继续占有的法国领土几乎全被法国收回。而以泽西、根西二岛为主的海峡群岛却成了“灯下黑”,始终留在英国版图内。

  “二战”期间,这里是唯一被纳粹占领的英国领土,“二战”结束后又回归英国。

  尽管海峡群岛面积仅198平方公里、人口不足13万,却拥有令人羡慕的渔业资源,生产各种渔产品。而围绕海峡群岛海域捕鱼问题,英法两国历史上就曾多次发生矛盾甚至冲突。

  2000年,英法签署《格兰维尔湾协议》,授予诺曼底一带法国渔船永久捕鱼权,但这种永久捕鱼权必须“登记注册”且“传承有序”。这一协议,一度让海峡群岛捕鱼权这个老大难问题消停下来。

  但好景不长,英国脱欧让《格兰维尔湾协议》自动失效,取而代之的是签署英欧贸易协议的许可证条款。条款规定,核发新的捕鱼许可证截止日期是2021年9月30日,逾期则不许继续捕鱼。

  诺曼底等地法国渔民,原本就对英欧协定不满,认为新的许可证附加了诸如“不得在岛上港口停靠太久”“在海峡群岛水域作业有时间限制”等苛刻条款。2021年4月至5月,法国渔民甚至因此发起过围堵海峡群岛港口等激烈行动,并一度导致英法军舰对峙。

  当时法国渔民就曾威胁“断电”,而英国政府和泽西岛当局则指责法方应对“不可接受”“不对称”。随后英法商定谈判解决,事件方才暂时平息。

  9月27日,泽西岛当局在法国渔民递交的总共217份许可证申请中,仅核发了111份;29日海峡群岛方面发布正式公告,在全部169份永久性许可证申请中仅核发64份,拒发75份。

  法国迅速作出了强烈反应:9月29日当天,法国海洋部长吉拉丹发出“断电”最后通牒,扬言15天内得不到“满意答复”则“断电”立即生效,并要求欧盟采取统一行动。吉拉丹表示,“在(和脱欧协议有关的)所有事项上英国都在拖延”,指责其系“狭隘民粹的表现”。

  但直到10月7日,泽西岛外交事务负责人戈斯特才姗姗来迟地面对英法记者发表讲话,重复了5月的“不可接受”“不对称”口径。

  

  因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惹怒法国后,美国频频安抚法国,但实质仍是避重就轻,事件已无可避免造成英美与法国及欧盟间的更多不信任。视频/央视网打量视频环球频道

  “英式算计”,已让法国与欧盟忍无可忍

  面对威胁,英国人的口气似乎挺强硬。

  负责岛上电力服务的盎格鲁-诺曼电力公司声称“我们有办法”:海峡群岛上有拉科莱特岛和皇后大道两座火电站,“如果充足发电可以满足岛上需要”,使用法国电“完全是一种友好选择”,“爱给不给,不给拉倒”。

  泽西岛方面一度也表现得底气很足。此前,岛上负责渔业和环境的官员称,“法国人不会这么干”“这么干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但这种底气随着吉拉丹和博恩的声明突然消失。因为,威胁“断电”的已不再是诺曼底和布列塔尼的法国渔民,和他们背后的渔业组织,而是法国乃至欧盟政府。

  2020年,法国提供了岛上95%的电力,如果突然改为“自力更生”,且不说成本飙升的问题,岛上并不产发电所需燃料,一旦法国追加海域封锁之类制裁,“断电”同样是分分钟的事。

  英国和海峡群岛聊以自慰的是,法国负责向岛上供电的RTE公司在如此险恶时刻仍然发表了“商业性声明”,强调自己和泽西岛等海峡群岛用电单位签署过长期供电合同,“必须履行供电合约义务”。

  但是,问题在于RTE公司只不过是EDF公司的子公司,而后者其实是一家法国国营公司,法国政府占有多达80%的股份。

  简单说,如果“断电”威胁像此前那样,仅限于当地沿海渔民、渔业组织和一些议员的咆哮,的确无需杞人忧天;但如果“升格”为法国政府的警告,那么海峡群岛的“电闸”当真是说拉就拉了。

  这些问题的背后,其实并不在于泽西岛岛民和诺曼底渔民们的情绪,而在于英法之间、英国和欧盟之间自别别扭扭的脱欧协议签署以来,日益滋生的不满与互不信任。

  巴黎和布鲁塞尔的观察家普遍指出,泽西岛当局以所谓“技术原因”对核发永久性捕鱼许可证百般拖延且大幅“打折”,其背后显然是英国政府的“小算计”。

  然而,巴黎和布鲁塞尔早已对这种“英式算计”忍无可忍,而且法国明年就要大选,选情微妙的马克龙也绝不敢得罪这些素来剽悍好斗的西北沿海渔民“大爷们”。

  

  ▲2022年,

  法国将接任欧洲联盟轮值主席国,媒体分析称其或将借此机会力推欧洲战略自主。这或将进一步影响法国的英美政策。视频/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

  威胁如无效,欧盟或将协调对英报复

  法国和欧盟的技术官员评估认为,英欧协议将令法国自2026年起丧失原本在英国水域捕捞获利占比的25%。而2020年统计显示,法国渔民渔业捕捞物中,来自英国水域的占比竟高达30%。所以,海峡群岛之争,其实不过是英法渔业纠纷大格局下的前哨战。

  不仅如此,涉及英国水域渔业纠纷的并非只有一个法国,荷兰、冰岛、比利时甚至丹麦都牵扯其中,相关各方也都正在关注着这场前哨战的走向。

  马克龙为安抚人心,9月14日宣布了追加拨款5000万欧元用于补偿渔民因“脱欧”所致损失的所谓“复兴计划”。根据协议,欧盟会支付给法国7.35亿欧元“脱欧损失补偿金”,其中大部分也会补贴给渔业部门。

  但诺曼底、布列塔尼当地政治家、渔业协会代表和渔民对此并不买账,他们指出“一旦丢失整个产业和生计,再多的补偿金也无济于事”。

  因为泽西岛不通铁路,许多进口货物都要依赖法国国营铁路网运到法国沿海港口再转驳。为此,连日来,法国政坛、舆论和民间所探讨的“反制方案”,已从“断电”蔓延到诸如“贸易禁运”“停止提供铁路服务”,甚至“不许法国学生赴岛上就读”等更广泛领域。

  泽西岛当局在9月24日宣布了“发放临时许可证”的妥协折衷方案,但截至目前仅核发了31张,且究竟“临时”到何时也语焉不详。

  而2022年1月31日是核发永久许可证“补件”的最后期限,如果届时危机不能缓解,后果不堪设想。

  10月7日,硬着头皮顶在一线的泽西岛外交事务负责人戈斯特表示,“我也不知道什么环节耽误了核发许可证,是伦敦、巴黎还是布鲁塞尔出了问题”。

  但是,戈斯特并没有太多时间去“知道”此事:10月11日,法国海洋部长吉拉丹将去卢森堡会晤欧洲渔业部长,敦促后者拿出一份全欧盟协调一致的报复措施清单。届时,倘若“断电”威胁无效,“10月下旬你们将看到欧洲和法国的进一步回应”。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