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右派为何力挺官司缠身的萨科齐?聚焦法国总统大选的“突围”

原标题:右派为何力挺官司缠身的萨科齐?聚焦法国总统大选的“突围” 来源:澎湃新闻

夕阳映照下的巴黎,满目金黄。光线褪去后,满城的叶子却依旧浸染着夕阳的颜色。秋天到了。不过,对于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来说,他的这个秋天可没这么有诗意,倒是更像中国的一句俗语——秋后算账。9月30日,巴黎法院当庭宣判萨科齐非法筹集竞选资金罪成,有期徒刑一年。这还不算完,10月18日,巴黎法院开庭审理萨科齐任总统期间的另一宗弊案,关系当时总统府的雇员使用政府资金为萨科齐进行关于私人话题的民调——从2012年总统大选的潜在对手到萨科齐自己任上与女星布吕尼再婚的社会影响等等,范围之广令人瞠目。

这还没完,巴黎检方同时还在调查萨科齐2007年总统竞选期间牵扯时任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非法政治献金案。据知情人透露,卡扎菲当时是将数百万欧元的现金巨款塞在行李箱里运到巴黎的。此前,巴黎法院今年3月就在另一弊案中认定萨科齐贪污罪成,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两年。这一判决也让萨科齐成为二战后法国首位被判入狱的国家元首。萨科齐对以上所有判决都提出了上诉。

不过,吊诡的是,纵然2021年萨科齐官司缠身,身负两个有罪入狱判决,但是他在法国政界依旧享有巨大的声望。就在9月底的判决公布之后,法国右派的两位主要总统候选人,上法兰西大区主席查维尔·贝特朗以及法兰西岛大区主席瓦莱丽·佩克雷斯均迅速在推特上表示了对萨科齐的支持。

“尼古拉·萨科齐是共和国一位伟大的总统,我以曾在他的政府中任职并获得他的信任为荣。”佩克雷斯在其推特上表示。

而就在9月29日,也就是萨科齐非法筹集竞选资金案宣判的前一晚,他还在电台节目上推销自己的新书,大声疾呼法国文化正在移民的冲击下逐渐消亡。

为什么萨科齐在形势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获得右派政治人物的支持?其实从中就能一窥端倪。右派对萨科齐的支持,背后映射出的是五年的“马克龙时代”后,在马克龙和极右的勒庞等势力夹击下,法国右派本身的身份焦虑。

法国最后一位“强人”总统

现在跟法国民众讲起萨科齐,不论大家各自本身的政治立场,许多人都认同他的确是法国最后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强人总统。与他的后任、以闹笑话出名的奥朗德比起来更是如此。要理解这一点,就必须回看二战后,尤其是第五共和国自上世纪50年代建立以来法国的政治历史。

建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是在二战中领导法国抵抗运动的夏尔·戴高乐将军。出身行伍的戴高乐本身就带着法国精英骨子里的骄傲与自豪,以及对英美等盎格鲁-萨克逊国家的不信任。二战期间,戴高乐与美国总统罗斯福之间糟糕的关系更是加剧了这份不信任感。因此,自从戴高乐在上世纪50年代上台以来,一直强调法国要采取独立自主的发展战略。在冷战大背景下,戴高乐领导的法国独自研发了核武器,悍然退出北约,在西方大国中率先与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同时三次否决英国加入欧盟前身欧洲共同体的申请,都是这种策略的具体体现。

自戴高乐之后,几乎所有法国的主要政治人物都宣称自己是戴高乐精神的继承者,萨科齐也是如此。不过,他在总统任上外交国防领域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在2007年宣布法国重返北约。此言一出,在法国社会马上掀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批评他背弃了戴高乐当年给法国定下的发展轨道。

不过,此后萨科齐在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就南奥赛梯发生武装冲突时,不顾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反对,亲自前往莫斯科斡旋,最终实现了格俄之间的成功停火。这算是延续了他的前任,同样出身右派的总统希拉克当年在联合国安理会全力阻止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光荣传统。

此后,在“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及北非时,萨科齐也主动出击,虽然难说取得了多大的成绩,但是至少摆出了法国作为独立自主势力的样子。法国作为第一个承认利比亚反对派的西方大国,也获得了不少的掌声。

总之,萨科齐任内还是基本维持了法国作为国际大国的形象以及地位。其表现虽称不上优秀,但是与继任的左派总统奥朗德比起来还是好不少。而2017年右派又历史性地没有候选人进入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更是让法国右派的许多支持者怀念起了这位右派“最后”的总统。

右派的身份焦虑

同时,法国右派政客以及支持者们还面临一个更紧要的问题——明年春季的总统大选以及其后的议会选举。法国政坛在经历了近五年马克龙的统治之后,传统的左派以及右派政党都面临生存危机。左派的传统政党社会民主党(PS)已经完全碎片化,其官方总统候选人,也是现任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现在民调只有个位数,早就没了左派第一大党的排面。

右派的共和党(LR)虽然没有社民党那么糟糕的生存环境,也经历了严重的人才以及选票流失。马克龙的两任总理都出身共和党。同时,法国现任总理卡斯泰的政府中,诸如财政以及内政等重要部门的一把手也均拥有共和党背景。在相当于下议院的法国国民议会中,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有一大半议员都是共和党出身。他们都可以说是被马克龙挖角挖来的。

同时,在2017年的议会选举中,右派在第一轮投票中仅仅获得400多万票,与2012年的近900万票相比近乎腰斩。在第二轮投票结束后,右派也仅仅赢得112个议席,与2012年相比减少了73席。而对于得票超过一定比例的政党,法国会根据各党在议会选举中的表现相应给予金钱支持。政党在第一轮议会选举投票中每得到一票,就可以从国家获得1.42欧元。光这一项共和党就损失了600余万欧元。同时,每位当选议员平均每年可以向自己所属的政党输送37280欧元。丢失73席意味着共和党又丢掉了272余万。两项相加,因为马克龙的挖角,共和党在2017年的选举中损失了近1000万欧元的政府补助。

当时因自身没有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才被迫支持马克龙的法国右派,经历了这样的损失,同时看到五年之后自己党派人才金钱双流失的情景,自然产生许多不满。去年9月的一份民调显示,65%的法国民众反对右派在明年大选中继续支持马克龙。这其中既有极右翼支持者希望削弱马克龙的得票,也包含右派民众对于拥有一位属于自己的总统的渴望。

在这种大环境下,在右派民众中依旧拥有不俗民望的萨科齐自然成了右派各个政治明星之间必须支持的人物。就在10月13日,萨科齐在新书签售现场还公开表示,现在的法国右派“没有领导者”,矛头直指现在右派中民调领先的上法兰西大区主席查维尔·贝特朗。在讲话中,他将右派形容为了一个由戴高乐建立的“家族”,其后历经了蓬皮杜、希拉克以及他自己在内数任右派总统的传承才走到今天。

这就是萨科齐在深陷官司泥潭的当下依旧可以被自己的政党支持的原因——他是右派“最后”一位总统,自诩戴高乐的继承者。而他的政党也需要把他高高地抬起来,聚集右派的核心选民,全力确保右派可以在马克龙以及极右翼夹击的危险环境中突围。

(徐晓飞,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巴黎)

右派为何力挺官司缠身的萨科齐?聚焦<a href=法国总统大选的“突围””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法国服务器财经APP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