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历时115天、骑行15000公里到达法国,这个退伍老兵不简单

  作者:杨鸿 黄小栩 夏文书

  罗维孝,四川省雅安市人,1950年出生,1972年参军入伍。在原基建工程兵某部服役6年,退伍后被安置到雅安地区原水电厂担任物资购销员。在工作岗位上,罗维孝继续保持军人的品格和作风,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和先进工作者。退休后,他踏上公益骑行之路,先后骑行川藏、青藏、滇藏和新藏线。2014年,罗维孝从雅安市宝兴县出发,独自一人沿着当年的丝绸之路骑行115天,穿越亚欧大陆8个国家,完成了15000多公里的骑行壮举。如今,他自筹资金建立骑行游历博物馆,牵头成立“岷山千里雪”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以爱国主义精神感召新时代青年的家国情怀。

历时115天、骑行15000公里到达<a href=法国,这个退伍老兵不简单”/>

  在人生晚年,退伍老兵罗维孝万里单骑,逐梦天涯

  在四川省雅安市青衣江畔的西康路上,有一座独具特色的骑行游历博物馆。馆中展陈的一件件珍贵实物和一幅幅生动照片,记录了71岁的退伍老兵罗维孝的骑行经历和传奇故事。谈起为何在退休之后踏上“万里走单骑”的骑行道路,罗维孝说,是6年的军旅生活锤炼了他的意志和胆魄,给予他不怕艰难险阻追逐梦想的勇气。

  罗维孝:如今,随着我们国家的强大,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选择走出国门、融入世界。虽然我身体病残,但凭着退役军人的坚强意志,一直在努力挑战自我,朝前冲、朝前闯,踏遍了千山万水,完成了“去看看世界”的心愿。

  1969年,罗维孝通过招工正式进入原雅安水电厂工作。1972年11月,已经参加工作两年的罗维孝,怀着军旅梦想报名参军,在原基建工程兵某部当了一名普通战士,从事铀矿开采工作。怀着为国家核工业建设作奉献的朴实信念,罗维孝和战友们不惧风险,奋勇当先。担任班长后,他带的班一次次刷新了班组的采掘纪录。1976年,因为表现突出,他作为全师优秀士兵代表,受到了上级表彰。

  罗维孝:开采铀矿往往又脏又险。刚开始,我也觉得很苦很累,但既然我选择成为了一名军人,就必须要安下心来努力地干。尤其是作为一名班长,我更要在组织需要的时候,率先垂范、冲锋在前、做好样子。

  1978年春天,服役6年的罗维孝退伍后,回到雅安水电厂当了一名物资购销员。购销员需要常年出差,每年几乎有200多天奔波在外,途中经常风餐露宿,有时甚至还会遇到危险。有一次,他在去往云南出差的途中,突遇塌方,险些滑入奔腾的泥石流中。为了遵守与客户的约定,他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徒步前行。

  罗维孝:那时候的通信手段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每次与客户约见,我都是事先用电话和对方确定好时间和地点。那天遇到塌方后,我就光着脚、蹚着泥浆往前走,心里想着,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必须完成单位交给我的任务。

  担任购销员的20多年,罗维孝的足迹跑遍了四川和云南、贵州、湖北等地的业务往来单位。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他都毫无怨言,以不怕吃苦和勤奋敬业的精神完成每一笔业务,并且在利益诱惑面前坚守底线,干干净净做人做事。

  罗维孝:我做事,始终秉持军人严谨的态度。有一年,正赶上单位转轨,我为了不给单位留下“烂摊子”,把该收的款项全部收了回来,该完成的事情也全力完成了。所以,我基本上每年都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和“先进工作者”。

  罗维孝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身材消瘦,不到四十岁牙齿就开始脱落;在1991年的一次体检中,被查出白细胞严重偏低,不足正常人一半。2000年,单位根据相关政策为他办理了内退手续。退休后,他不甘于就此抱病养老,平淡度过余生。罗维孝说,他之所以选择骑行,就是想在强身健体的同时,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第一次长途骑行,他和一群骑行爱好者一同骑行去了一趟九寨沟。

  罗维孝:我之所以决定以骑行的方式度过退休生活,主要是想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底还能不能承受长途跋涉。去了一趟九寨沟,我发现骑行既锻炼了我的身体,也磨炼了我的意志,更重要的是还能领略我们祖国的美好河山。

  从此,罗维孝踏上艰难而又充满诱惑的骑行之路。2005年3月,他开始了骑行青藏高原的远征,历时62天,跨越21座雪山、14条河流,一次性穿越了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途中,他不仅要承受高海拔的不适,穿越广袤的无人区,而且不时还会遇到藏獒的追逐和失温、塌方等险情。最终,他凭着顽强的意志,战胜了骑行路上的一个又一个困难,在祖国的西部高原上留下了坚实的足印。

  罗维孝:我清楚地记得,那次骑行的最高点是唐古拉山口,高度是5013.25米。骑行那一段路时,由于缺氧,我不仅迈不动脚,腰也使不上力,每走一步都很吃力,行走异常艰难。但是,我的骨子里有当兵时养成的血性,我觉得,不能轻易放弃,一定要咬牙坚持,再苦再难也要翻越唐古拉山。

  后来,罗维孝又从多条路线两度骑行进藏,并先后跑遍全国31个省、市和自治区。2009年,在“5•12”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之际,罗维孝骑上他的自行车,带着雅安出产的茶叶以及灾后重建的照片,先后骑行到四川广安和湖北、海南等地,以个人名义向对口援建过雅安的一些单位,表达了灾区人民的感恩之情。

  罗维孝:当时,雅安属于地震重灾区之一,湖北省、海南省和四川省广安市对口援建我们雅安。所以我就暗自下定决心,在地震一周年的时候,一定要骑着自行车组织一次“感恩行”,以一名雅安普通市民的身份,感谢党和政府,让雅安灾后得以迅速恢复重建的伟大之举。

  雅安是世界上第一只大熊猫的科学发现地和模式标本产地。1869年,法国博物学家阿尔芒·戴维德在雅安宝兴邓池沟第一次发现了这一全新物种,并把它介绍给了全世界。早在2006年,当以夹金山为标志的“四川大熊猫栖息地”进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时,罗维孝就萌生了骑行到戴维德的故乡——法国埃斯佩莱特市的念头。

  罗维孝:俗话说,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心相通在于常往来。我通过这一趟的骑行,增进了家乡雅安与法国埃斯佩莱特市之间的交流交往,增进了民间的互通互访。

  从2011年起,罗维孝开始着手办理签证和筹措路费。2014年,在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当时已经64岁的罗维孝从雅安宝兴邓池沟出发,历时115天,沿途克服语言不通和水土不服等难题,骑着自行车穿越了中国西部地区和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德国、法国等地,孤身骑行15000公里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当罗维孝的身影出现在埃斯佩莱特市的街头时,当地的民众沸腾起来,热情欢迎这位坚毅勇敢的中国人。

  罗维孝:去往法国的时候,我已经60多岁了。在不懂外语的情况下,只身一人前往异国他乡骑行闯荡,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长途骑行中,罗维孝一直保持这样一个习惯,不管再苦再累,都会坚持把自己的骑行经历和沿途见闻记录下来。第一次骑行川藏线和青藏线后,他就出版了纪实性游记《问道天路》。骑行新藏线、滇藏线和漠河后,他出版了《逐梦行者》。从法国骑行归来,他又出版了个人的第三本图书《行无国界》。此外,他还整理印刷了两本厚厚的图集,把自己沿途拍摄的壮美风光和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展示给更多的人。

  罗维孝:我的这三本书,字数加起来大约有三四十万字,记录了我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所思。不管是美的震撼,还是痛苦的挣扎,我都如实写进了书里。

  2020年,为了让更多的人通过他的骑行足迹,感知世界和领略祖国日新月异的新面貌,罗维孝说服了家人,放弃每年10多万元的租金,收回家里对外出租的两层商用房,建起了面积300多平方米的“罗维孝骑行游历博物馆”,免费向公众开放。博物馆设置了7个展区,他把第一个展区起名为“兵心铸军魂”,在这个展区,陈列了他在部队时获得的荣誉证书以及珍贵的军旅照片,以此表达一名老兵以坚强意志追逐人生梦想的心路历程。

  作为一名退役军人,这些年在热衷骑行的同时,罗维孝并没有忘记服务人民的职责和担当,他一直是雅安电力“光明金熊猫”志愿服务队的一员,平时上门免费帮助群众解决急难用电问题。2020年,在雅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支持下,他牵头成立了“岷山千里雪”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在积极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定期为孤寡老人做心理辅导等公益活动的同时,还多次走进学校和企事业单位作报告,用自己的经历去激励和鼓舞年轻人。

  罗维孝:今后,我还要继续发挥我的余热,积极关心、关爱未成年人的教育,和他们面对面交流,鼓励他们好好学习、立志报效国家,做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

  (央广军事·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法国服务器网联系。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