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独家专访,告别外行领导内行时代促项目高效发展,法国外教仍是首选,坚信广州足球队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

  (本文所有实拍图由团队摄影师甘宇轩提供)

  作者:大佬鸣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跨界”俨然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潮流行为,世间万物本就是有联系的,找出他们的共通点,在别人擅长的领域同样能展现自身的优势,从而达到共赢目标。熟悉鸣聊体育新媒体报道的朋友都清楚,高质量的专访一直是我们致力于完成的首推项目,虽说一直是以足球为主,围绕广州队展开,但小伙伴们总是有着高亢的热情,团队亦有能力用相同的标准,完成竞技体育范畴内不同项目的专访报道。之前,我们有幸做过中国男篮主帅杜锋的专题访谈,算是一次跨界尝试;此番则是更进一步,也是一次更大的挑战,直接跳出球类项目的束缚,尝试去做一次击剑项目国家队队员的专访。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经朋友介绍,非常荣幸认识了刚参加完东京奥运会、西安全运会的腼腆小伙子石高峰,196公分的大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挺扎眼,而且一看就是职业运动员的范儿,精气神十足。简单交流后,发现高峰外看低调内敛,但感受到其内里有一颗火热的心,而且今年作为体育大年,确实也经历了许多难忘、有意义的事情,而且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足球迷……综合上述因素,我们相约大本营五星级阳光酒店三楼vip待客间,给这位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做了一个长达1小时的专访,内容丰富,近乎涉及方方面面。话不多说,下面便为大家呈现访谈的全部内容。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大佬鸣):石高峰,你好。刚刚连续参加完对于今年中国体育界而言最重要的两大赛事:东京奥运会以及西安全运会,现在感觉如何?已经从紧张备战的氛围中走出来了吗?疫情下自己经历的这两次大赛,与以往相比是否有很多、很大的不一样?自己如何去调整、克服、适应的?

  峰(石高峰):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我现在的心情已慢慢得到平复。奥运会对我而言有很大的期待;全运会对于我们这个联合队来说,实力上有信心,但夺冠肯定不是百分百,所以比较紧张。然而真正的压力,在于奥运会前的奥运选拔赛。这项赛事最残酷的在于内部斗争,毕竟国家队的选手大家水平相当,而能否参加奥运会,对于一名职业运动员而言可谓天地之差。现在对我而言,今年算是比较顺利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和目标吧。

  参加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最大的愿望,所以在参加选拔赛期间压力自然也是大的,经常睡不着觉,而且每一个参与的运动员似乎都是如此。我作为一名老队员,虽然最终脱颖而出,但实际上当时的喜悦感并不强烈,可能是竞争太残酷了吧,也或许是经历多了,没有年少时那种疯狂的劲儿了……

  今年受到疫情影响,比赛确实与过往很不一样,规则十分严格,不仅空场,也不允许与对手有过多接触。击剑是一项很绅士的运动,无论输赢都要给对手尊重和鼓励的,所以说本应该有一些肢体的交流,现在连握手都取消掉了。这算是比较大的变化吧。至于空场,对击剑这种项目而言可以说更加不利,如此一来吸引的受众面更少,对于本身就有点冷门的项目的推广,只能说更加不利了!当然,没有观众对击剑运动员将更多精力专注于比赛当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场外声音过大还是会在一定程度内分散击剑手注意力的。这种情况可以同射击项目进行类比。对我而言,从击剑运动员竞技的角度出发,疫情下的特殊环境对我本人的心态、状态影响不算大。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这次东京奥运会,男子重剑团体赛咱力克乌克兰进入四强,最终遗憾负于俄罗斯和韩国,与奖牌无缘,日本作为东道主首夺金。这个欧美传统强势的项目,这届奥运会却一反常态,你觉得这种情况正常吗?这种成绩分布格局会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吗?中国男子重剑项目应该如何扬长避短,具有更强的竞争力?

  峰:日本队是用外卡的身份才进入奥运会的,可以说是从最后一名逆袭到第一名,太不容易了,这次四强中有三支亚洲队伍,而俄罗斯亦是在最后一站比赛中才拿到奥运入场券,他们也算是逆袭。反观欧洲强队,法国、意大利、乌克兰、瑞士等等都在后四名,应该说充分表现了在疫情冲击下,他们的训练非常不系统,而且已经直接影响其竞技水平了。欧洲运动员一般都是走训的,疫情下很多时候训练被搁置了,他们在生活上的压力也不小,这些都会影响其状态的正常发挥。当然,与此同时亚洲的队伍也在成长,所以才会出现这次这样的成绩分布。现在亚洲的队伍很多都是请的欧洲教练,所以说差距正在逐步缩小,加上项目本身竞争就非常激烈,不确定性很强,一般很难有常胜将军。

  我们这一期奥运周期国家队做了很大的改革,从领导到教练都是大换血。我们首度让过往的击剑运动员成为现任的击剑协会主席,内行领导内行,可以类比姚明和CBA的关系。他们到来后做了一系列的改革,首先是重用外籍教练,把运动员的地域化问题给彻底解决了,不问出处,把更多优秀的好苗子提拔并培养出来。如今的培养理念也是和过去很不一样的,年轻教练得到大面积任用,更加适应欧洲比较先进的思维。毕竟击剑是从欧洲发展过来的,咱这么做才能尊重规律,更好把项目发展下去。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全运会你收获团体金牌及个人铜牌的成绩,在意料之中吗?这个成绩是否满意?作为国家队成员,男子重剑这个项目,对你来说,此时此刻是外战更有压力还是内战?国内目前的后起之秀带来的竞争压力大吗?队友之间的呢?

  峰: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的,如果更进一步的话,名次还可以更好吧。我们本身的目标就是团体金牌,我们也最看重,个人的话由于大家都是国家队的,谁赢都有可能,偶然性很大,即便名气再大的选手也不可能一直赢,没有常胜将军。

  内战的压力会大一些,跟外国人比赛团队肯定是一致性对外,反倒是自己人比赛的时候会有一种心理负担,大家平时一起训练,互相比较了解,所以在出剑的时候回想到对手很有可能知道自己怎么打,会想更多一点……在竞争十分激烈的情况下,其实队友之间的实力差距很小,比赛的话谁赢都有可能。

  年轻队员给我们最大的冲击在于其身体好、速度快,敢于出剑敢于拼搏,不像我们会思考更多一些,心理负担也会多一些。不过从近几年看,年轻队员能够脱颖而出的,并不算多!或许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情况会有一些相应的改变。毕竟小队员一直在成长,击剑队也在更新换代。中国击剑运动员的黄金年龄段应该在25岁到35岁之间,35岁以上或许只有欧洲还有人坚持练吧,国内的话由于竞争激烈,基本都选择退役了。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在刚过去的两届大赛里,有没有在比赛前后经历什么有意思的小插曲,或是和队友、工作人员、教练或是体育迷之间发生的什么难忘的故事,对你最后产生了影响的,给大家分享一下?

  峰:我们参加完东京奥运会回国后要隔离21天,在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趣事。有的队员在隔离期间实在是太无聊,他们会选择自娱自乐。由于隔离房间很小,隔音效果很差,但隔离的人却很多,我们旁边就是游泳队,还有篮球队、跳水队,我们有些队员比较开放,在房间里唱歌,结果他一唱歌不仅是其周边的房间,整栋楼都可以听得到。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有不同的队员在房间里一展歌喉,唱广东歌偏多,这应该证明咱广东籍的队员还是比较开放的。这算是在枯燥的隔离生活当中一段有意思的小插曲吧。

  全运会期间发生的事情就更多了,隔离结束后我们被大巴车拉到安徽大别山里继续训练,在山谷里环境特别好,很安静,没有城市的喧嚣,训练的时候人还是不少的,不过我们作为联合队,由4个不同地方的队员所组成,教案便成问题了,到底谁来当?最后,4个地方各派了一名教练过来,最后加上安徽本土的教练,一共有8名教练。到最后一名教练带一名队员训练,这种情况在击剑项目里是十分罕见的,没想到这次全运会赶上了。平时,一般都是一名教练带4名队员所组成的一支队伍比较多。教练们纷纷也说,找到了当年做运动员时的快乐,一对一比较轻松,闲暇时候由于山谷里环境好,他们还会去钓鱼、拍照,还有的在房间打游戏……我的教练只比我大9岁,这样的话相处起来没有代沟。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你2009年入选江苏省击剑队,2014年底正式进入国家击剑队,从2016全国击剑锦标赛个人冠军起,开始在各大赛事中斩获佳绩。你的职业生涯并不算波澜起伏,看上去还挺顺的,你自己觉得呢?和大家介绍一下,当初自己是如何走上击剑这个项目,决定成为男子重剑职业选手的?在这过程中,是否有重大的转折点,或是足以改变你一生的重要的人或事,跟大家分享呢?

  峰:从成绩上看,似乎自己是一个稳步上升的态势,但实际经历下来,过程还是比较复杂的。从我内心而言,肯定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拿更多的冠军,但平时的训练,包括国家队的竞争太过激烈,我也无数次想过要放弃……16年应该是我职业生涯比较坎坷的一年,虽然得了全国冠军,但那一年可是里约奥运会年,最终我们这个队伍未能突围成功,当时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的。而且那时候感觉自己处在巅峰期,所以当时自己真的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事实上,在这之后,我们那个团队的其余三名队员都选择了退役。为这事我也找教练、领导促膝长谈过,恰好在那个节骨眼国家队也在进行改革,由内行领导内行后,给了我一定的希望。我觉得整个发展态势会变好,所以选择坚持了下来。当然,在这期间依然有很多困难,比如外教到来后对我的技术动作有了颠覆性的影响。一路走来,我觉得自己成绩方面、竞技水平方面确实在不断提高,但是过程中经历的困难,外界看不到的艰辛,同样有很多很多,在一些时候自己确实徘徊在几近崩溃的边缘,自己始终也是在不断的思想斗争中前进!顶着压力、负重前进,没有外界看得如此一帆风顺,可能每个队员都会经历这一切吧。

  在这期间,或许对我而言,最大的优势就是伤病相对比较少。很多运动员在这方面不是很重视,经常为了成绩忽略这一点,导致受伤,然后就得休养,浪费了时间,得不偿失!控制好自己的训练量,还有身体做好管理,在高强度的运动前后都要做好热身、放松,不能让自己处于长期疲劳当中。精神层面同样如此,不能长期处于绷紧状态,要有适当的放松。还有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要对自己有一个极限的估值,是否越过这条红线了,毕竟风险都是同样的。这些都做好了,伤病自然就会少了。

  一开始,我是13岁的时候被市体校招过去练击剑的,不过起初我对这个项目一点都不了解,谈不上热爱一说,后来接触时间长了,慢慢有了感情,我个人是比较愿意从事这个项目的。不过与此同时,我家里是持反对态度的,他们觉得教育更重要,让我好好读书考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我自己还是比较坚持练击剑的,后来到了高二的时候,即将面临高考,家里人坐不住了,觉得我继续练下去也看不到太多未来,会耽误前程,终于把我说动了。后来,我退出击剑队回家读书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算是彻底放弃击剑了,准备参加高考。天意弄人啊,考试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导致我6门中有一门没有成绩,让这次考试彻底失败了!至此之后,我就下定决心还是重新练击剑了,其实当时自己的内心一直在徘徊,两者都没有很坚定,不过发生了这次意外之后,让我感觉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也让我下定决心走上击剑这条路。自己的职业生涯其实一直都在这样的纠结当中,直到2009年进入国家少年击剑队,给了我莫大的信心,认为自己的坚持没有错,未来可以更好哦。那时候的训练特别苦,后来还经历了一些事,一直都不是特别顺,几次都想过放弃,一路走来,内心始终受到了强大的冲击,不过似乎每次在我萌生退意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事又让风云突变,加上自己不服输、不甘心吧,最终还是让我坚持了下去。所以与其说我和击剑项目有不解之缘,还不如说每到关键节骨眼,每到自己迷茫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总能遇到新的契机。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中国击剑队前两任主教练是法国人,你们因此也经常去欧洲拉练,这样的效果你觉得如何?要想继续在这个项目的世界范围内具备竞争力,你觉得是否还应该继续请高水平外教?是否应该继续找法国人来带队?中国男子重剑选手夺取世界冠军,在你看来有可能成为更常态化的事件吗?

  峰:感觉会好一些,欧洲人的比赛和训练模式相对中国而言都是比较先进的,他们有很多欧洲杯的比赛,和足球一样,他们会有很多俱乐部、联赛,如果我们也能参与其中的话,肯定会得到一些锻炼。从目前中国击剑的发展现状看,请外教绝对是有利的,但这事也不绝对,不能动不动就一刀切。外教的训练模式与理念确实可以把中国一些固化的东西去掉,但这其中同样有一种延续性的问题,毕竟每个教练都有自己的一套东西,并不是都能传承与适应的。

  个人认为,倘若继续是寻找外教来执教,法国人应该还是首选。因为之前两任都是法国教练,已经形成一个体系,还是法国人继续执教,相似点较多,适应起来也比较快。如果换成别的国家的教练,那又可能会有一些技术上的出入,或者说侧重点会不一样,需要重新去适应,毕竟每个国家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

  中国击剑现在处于一个稳步上升的过程之中,想要大量获得冠军,或者目前没有一个国家能拍胸脯做到,毕竟这个项目的偶然性太大了。没有常胜将军,只有把整体水平保持在高水准,才能有夺冠的实力及可能。我们永远都要保持在有争冠的实力,至于是否能够夺冠,还得看天时地利人和等多方因素。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谈轻松一点的话题,平时训练比赛后,自己最喜欢做什么事来放松?有最喜欢的偶像吗?圈内是谁圈外是谁?最常听谁的歌?有没特别喜欢看谁的影视作品?综艺追吗?最常看哪个?看到你之前有在国外现场看足球比赛的照片,喜欢足球吗?最喜欢的球队、球星又是谁?

  峰: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安静待着,会偶尔打打游戏、喝喝茶、散散步、看风景、听音乐……一般就是这些,我不是很喜欢嘈杂热闹的环境。可能跟自己年龄大了,是一名老运动员了有关吧。游戏的话以前会打英雄联盟,电脑带在身边,到哪都玩;后来渐渐觉得背着笔记本到处去训练比赛有点麻烦,就改成手游了,打王者荣耀。平时,我爱看一些武侠类、玄幻类、科幻类的小说,对《三体》印象深刻,也十分喜欢这本书,令我很震撼。还有古龙、金庸的武侠小说,基本也是一本不落看完了。歌曲的话好听的都会听吧,没有太多偶像的概念在这方面,像周华健、谭咏麟、邓紫棋、张靓颖,还有中国好声音的一些歌曲,都会喜欢。

  体育圈内,我最喜欢的球星是C罗!他热衷于公益事业,对自我的要求非常严格,而且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强大的领袖气质,他是天生的足球家,也是一名优质偶像。我个人也是因为他才喜欢上足球,才会去看一些足球比赛,从而成为一名球迷的。那次是在法国训练的时候看了一场大巴黎的比赛,现场氛围特别好,遗憾那场球内马尔受伤了没出场。至于喜欢的球队,当初是皇马,有意思的是我对巴萨也有很好的印象,现在自己的偶像C罗回归曼联,便又会开始追一下曼联的比赛,都是抱着纯欣赏的角度和心态去关注,没有特别疯狂。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既然是球迷,中国足球平时有关注吗?毕竟它在中国体育圈内的影响力很大?你觉得咱的足球老上不去,原因是什么?平日国家队没有集结时,你都在江苏南京训练,相信前不久轰动一时的苏宁队夺冠后解散并退出中国职业足球顶级联赛的事,你肯定也知道,作为球迷有什么感受?广州队的足球比赛,平时有关注吗?现在球队面临的一些情况,你也有所耳闻吧,虽说是局外人,但你会怎么看这些事?

  峰:中国足球的水平一直上不去,我认为主要还是中国男足的水平总是停滞不前,从我一个体育人、运动员的角度去观察,身体原因、体质原因在其中有着重要的影响。咱的身体和欧美队员之间有比较大的差距,对抗上很吃亏,倘若一遇到身体接触就感到不自信的话,心理层面随之也会害怕对手,这才是最致命的。全身心的差距,让咱根本无法发挥出训练中已达到的水准,而每次比赛都是训练的缩影——训练如果达到一百分,比赛中能够发挥五十分,属于正常;能够达到六七十分,已经很好了;倘若能够发挥九十分,那就是超常了!大家看,中国女子项目往往能够做到、做好这一点,充分说明咱的训练水平高于国外,这就是标杆啊!如果咱的男子项目也能在训练中达到高水平,并能够持续保持下去,才有希望在成绩上有所突破。只有我们真正把训练水平提高,哪怕上场比赛依然只能发挥50%,咱照样能赢下比赛。中国足球上不去有很多原因,或许还有体制层面的,还有个别是人为因素,但从我的角度看,中国男足的持续低迷与不自信,就是训练水平低下所致,这方面还需要继续加强,才能把对抗练上去,才有希望。

  我现在的教练的父亲,就是一名足球教练,带过以前的江苏队。他对足球的认识比我深刻得多,苏宁队解散这件事出来后我当时也问过他。他表示苏宁队的退出,主要还是因为足协的新规定,停止了冠名权,这点很致命……谈及此事我是觉得非常遗憾,也非常惊讶,从运动员的角度切入想,倘若我是这支球队的一份子,自己是否就像一件商品一样被人遗弃了?由此导致的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的!相信这也是所有江苏球迷共同的心声吧,有一种精神支柱崩塌的感觉。

  我个人对广州恒大这支球队在内心的定位是很高的,之前一直也有关注他们的比赛,真的非常有实力,不然不可能拿那么多冠军,在国内更是首屈一指。这样一支荣誉满载的强队,我坚信它一定会延续下去,绝对不会走苏宁队的老路,过程中经历困难并不奇怪,竞技体育的世界本就充满未知性,但广州队有深厚的历史底蕴,也有冠军底蕴,这支球队肯定不会解散,终会渡过难关,而且我认为它会越来越好!我个人一直都认为,这支球队的走向,也是代表了中国足球的走向,它会经历风吹雨打,但终有一日能够拨云见日,能够看到彩虹。

  之前一直觉得郜林是一名特别有个性的球员,自己也一直非常欣赏他,他在恒大队的时候关注他比较多吧。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回到击剑话题,你现在29岁,觉得自己处于职业生涯的什么阶段?高峰期犹在吗?你也说你还要拼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以及随后的下一届粤港澳大湾区全运会,会不会有更为具体的目标呢?觉得自己是否还有空间更上一层楼呢?

  峰:我对自己还是充满信心的,年龄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伤病我一直控制得比较好,比同龄运动员有优势,毕竟大部分的队员选择退役,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伤病所累。只要我能保持住现在的身体状态,下一届的奥运会、全运会,我个人还是很有信心的。

  下一届巴黎奥运会,我的目标是中国击剑队可以继续出现并取得比东京奥运会更好的成绩,起码可以夺牌吧,而自己依然是为国出战人员中的一份子;至于粤港澳大湾区全运会,我的目标是争取可以获得个人冠军,弥补我这次的遗憾。而且下一届全运会应该是我的退役之战,希望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这次是团体金牌,希望下一次是个人。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鸣:中国击剑队出过像仲满、雷声这样的功勋人物,他们作为你的前辈,是否对你有非常正面、积极的影响?自己有没有信心有朝一日超越他们,成就自己更加辉煌的职业生涯?

  峰:有的,影响挺大。他们是我在国家队的两位偶像,刚进队的时候我也像小粉丝一样,要他们的签名合影。尽管后来大家都在一起训练生活,但从他们身上,我还是能看到一些训练方法,它也给予我很大的信念与动力——没有他们在,或许我对中国击剑在世界范围内称霸,还是会有所怀疑,但有了他们在,相当于榜样的力量就在身边,给予我很大的信心,我就知道自己身处的中国击剑训练中心是可以出世界冠军的,我们有这样的先例,我们亦有这样的实力。

  在前辈们走过的路上,我们可以避免走一些弯路,我们每名运动员的信念都是在奥运会的最高舞台上夺得冠军,夺取金牌,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信念,倘若我没有,那自己也不是一名合格的国家队队员了!对于这点,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专访心得:非常感谢中国击剑国家队队员石高峰在1个小时的交流里“倾囊而出”,把自己刚经历的东京奥运会、西安全运会的经历分享给大家,也谈了自己对一些体育热点事件的看法,令这篇跨界的专访报道可读性增强,而且同样可以让广大受众产生共鸣。虽说您不一定同意高峰的观点,但他毕竟是从职业运动员的视角去看问题,会有其自己的独到性,依然具备参考价值。然而在这位外表看十分腼腆的大男孩身上,大家应该还是能强烈感受到一名中国体育人的执着、努力与不服输的气焰!随着当下科学训练水平的不断提高,30岁已不再是竞技体育的一道坎,看看苏炳添,一切皆有可能。祝福石高峰,期待他通过自己持续不断的努力,最终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愿景,能够承接前辈的光荣传统,成为一名更加出色的中国击剑队队员。

专访中国击剑队石高峰:<a href=法国外教仍是首选”>

  

  

[法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